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 文物古跡
狀元翰墨今何在
作者: 涂福頤  信息來源: 選自《愛我天長》  發布時間:2014-05-09  瀏覽次數:

我說的狀元,是天長歷史上破天荒的唯一一個狀元戴蘭芬。戴狀元既然是天長人,而又是天長的鳳毛麟角,肯定對生他養他的天長故里會留下墨跡的。從我在天長工作30多年的不時走訪,戴狀元確確實實留有不少墨跡在家鄉天長。最為遺憾的是,這些墨跡都在文革中被毀了。我所知道的并非是道聽途說,更不是無稽之談,也并非像民間流傳絲毫無根據的戴狀元與寶應朱天官相互奚落的嘲笑之諷。

近期,我去了曾是籍貫所在地,也是讀中學的寶應縣,認真查看了朱士彥的本事。這位與戴蘭芬同朝代的吏部尚書,非但沒有絲毫輕蔑戴狀元的言行,而是百般賞識其出眾的才華。  

道光二年丙辰年恩科會試后,當主考大人面呈戴蘭芬的試卷并指著滿紙敦厚潤澤而又蒼勁遒健的字跡說:“啟稟我主萬歲,請看‘天長地久(第九),代代(戴)蘭芬’”。這年五谷豐登,天下和順,觀滿紙錦繡文章,很是大吉大利,道光帝龍顏大悅,便欣然用朱筆點下了頭名狀元戴蘭芬。接著還有一段新科狀元應詔面見皇帝的精彩對話。道光帝見了這位新科狀元,雖是中年人了,但沉穩莊重,舉止超群,一派非凡氣概,不由信口問道:“哪里人呀?”戴蘭芬躬身答道:“啟稟皇上,我乃天長人士!”“啊!天究竟有多長呀?”“江山源地久,皇澤壽天長。”戴蘭芬脫口而答,頓使皇帝大喜。嗣后就連吏部尚書朱天官也十分敬佩新狀元公的才思敏捷。戴狀元官至翰林院侍講、陜甘學政。

戴蘭芬有一副贈北京寺院老和尚八十壽辰時的對聯,就是存于天長的墨跡之一。這副聯是:

身是西方無量佛,

壽同南極老人星。

狀元翰墨今何在.jpg

上款題,德公大和尚八十法蠟,下款注,畹(wǎn)香戴蘭芬并鈐朱文名印。這里不禁要問:一個堂堂的狀元公怎么能為一個和尚祝壽呢?說來還要補敘一下,道光帝從小卜過命,說是該出家為僧,才能壽永。可是,一個皇帝怎么好出家呢?最后是以德峻作為皇帝的替僧,道光帝皈依德峻,這樣如朕親身,那么這位德峻大和尚就非同一般人了,此時的戴狀元雖是為大和尚祝壽,也等同為皇帝祝壽一樣。這副聯是以顏體行楷書寫,筆墨飽滿,顯得蒼顏古樸。此聯是天長護城寺贊成法師的師父從北京帶回天長護城寺的。后來贈送陳紹彭老先生收藏(因陳老與贊成法師情篤)。今年已九十高齡的陳老先生精神矍鑠(jué shuò),每當說起這件事,便十分興致,一是百般夸贊狀元公的墨跡和文采,還不時作為珍寶出示親密朋友共飽眼福。然萬分遺憾的是這件狀元公的墨寶竟在文革中被抄走了。

狀元翰墨今何在?但愿芳香與日光。

主辦單位 天長市委宣傳部 皖ICP備:13017952號-2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聯系我們:0550-7771220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技術支持:商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0-777122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9福彩3d派奖时间杭州结束